台湾学者:台湾政客是骗子的集合!越标榜干净越恶心|华体会体育

本文摘要:台湾淡江大学教授、全球增长研究所所长鲍在台湾的电子新闻中写道,苏嘉权从秘书长蔡班的公开声明中辞职,真的让人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离职。

台湾淡江大学教授、全球增长研究所所长鲍在台湾的电子新闻中写道,苏嘉权从秘书长蔡班的公开声明中辞职,真的让人想知道他为什么要离职。因为根据他的说法,一切都是可疑的诽谤。无论是他自己,还是作为枕旁人的妻子,他都是一丝不苟,干净矜持,完全无辜的。可以说,如果我们完全信任曾经担任过“立法院”和蔡班秘书长的资深政治家苏嘉权,我看不出苏嘉权有什么理由辞职。

但是,存在是合理的,所以苏佳荃毕竟辞职了,那么他到底为什么辞职呢?坠毁的是苏佳荃的侄子,但苏振清受贿为什么会涉及他叔叔苏佳荃?我们要知道,这是21世纪,不是一个人们集体参与复制九大家族的时代。当一个叔叔对侄子的行为不需要承担连带责任的时候,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需要!但苏嘉权仍然以“引起蔡英文的麻烦”为由辞职。

你在烦恼什么?按照苏佳荃自己的话来说:“没有什么违法的,干净的,矜持的”,蔡英文应该没有什么麻烦,但实际上蔡英文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辞职,没有任何安慰的言语或行动,所以看起来真的很麻烦。苏振清的麻烦来自于政治立场长期被个别家庭把持,导致地方政治帮派进而延伸到台湾政府的政治层面。这个我们应该很熟悉。

其实我们还有新鲜的图像。自李登辉执政以来,所谓的黑金政治就极其肆无忌惮。地方派系和政治家族垄断地方政治资源,然后向台湾政府进军,形成从台湾政府到地方政府的一站式寻租帮凶结构。

台湾政府中的地方派系和政治家族代表,如本案中的苏家权,极力将台湾政府的政治经济资源引向地方,而地方派系和家族成员则极力吞食这些资源,然后反馈给支持派系和家族的台湾政府代表。有一次我们对这种黑金政治很反感,然后用选票推翻了当时的国民党政府,从而完成了台湾政治史上第一次“政党轮替”。可惜的是,虽然“执政”的政党被取代,黑金共犯结构并没有被消灭,反而被取代了一群吸血的寄生虫。国民党和民进党没有区别。

于是我们相识,政客的口号不可信。我说大话,答应像白菜一样卖,其实没什么区别。我们的政客是一群骗子。

他们越是标榜清廉,越是令人厌恶,因为他们的言行不一,可以欺骗,可以说谎。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,时代的力量和党外人士都是一样的。这是“民主政治”的毒瘤,但也不是治不好。关注一次手术切除全部肿瘤是完全不现实的。

恐怕民主的毒瘤是必然的恶。除非我们彻底放弃民主选举,否则我们只能生老病死。

但是肿瘤是不是肿瘤对我们的民主是有害的,这些罪恶必须控制,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定期化疗来控制肿瘤。任何政治立场总是被单一的个人、家庭、政党所支配。即使他没有伤害的意图,他的存在也是一种恶。

只有化疗才能不间断地进行,以减少肿瘤,所以一两任后,这些政客就应该脱离政治,这样他们就没有时间形成连续的共犯结构。虽然不应该支持政治家族的“传承”,但这种传承是黑金政治的早期症状。就像癌症是我们自己提出来的,黑金帮凶结构也是我们选民提出来的。

当台湾选民盲目不理智地支持某些政党和政客时,他们就是在养癌细胞。只有认识到这一点,抛弃非理性的政治支持,并且记住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断然抛弃执政很久的政治家、家庭、政党,才能把这些毒瘤控制在不会造成很大伤害的水平上。所以要靠自己去摧毁和控制黑金共犯结构的肿瘤。

这不是别人的错,是我们自己的责任。

本文关键词:华体会体育,华体会体育平台

本文来源:华体会体育-www.bzddf.com

网站地图xml地图